最新動態 BLOG

警察為解救被綁架少女被砍12刀 昏迷六天六夜

作者:Iris 时间:2018-01-14 19:55:11 標籤: 分類:

導語

長安君(ID:changan-j):在前不久剛剛結束的“中國長安網2017年度照片”評選活動中,《挺住,英雄》這張照片成功入選。

那麽,這位滿身傷痕、正在接受搶救的英雄,到底是誰?這張照片背後,又有著哪些驚心動魄的故事?今天,讓我們一起走近榮獲“中國長安網2017年度照片”稱號的《挺住,英雄》,零距離感受這張照片背後的故事……

中國長安網2017年度照片——《挺住,英雄》:2017年2月2日,山西省長治市屯留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大隊長翟樹斌在解救人質過程中,被歹徒瘋狂砍殺,頭部、臉部、頸部、雙臂等多處被砍傷,經過6天搶救,終於脫離了生命危險。 宋勇 攝

“小女孩受傷沒有,小女孩沒事吧?”翟樹斌用微弱的聲音問。此刻的他,身中數刀,刀刀見骨。鮮血,流滿了急診室前十幾米的走廊

翟樹斌口中的“小女孩”。是一名16歲的少女小茹(化名),大年初六,她竟背上了一個特殊的身份——人質。

綁匪曾瘋狂地揮舞著菜刀,血,一滴滴地落到草地裏。而被解救的小茹毫發無損,刀子,全都紮進了翟樹斌和秦龍身上:頭、臉、頸子、手臂……翟樹斌失血休克,秦龍“脫下衣服發現,血已經順著襯衣流到了褲子上”。

他們,是山西長治屯留縣公安局的民警。

經過艱難的搶救,如今,二人都脫離了生命危險。秦龍說,他一輩子也忘不了,當時他受傷後在車上坐著,被解救的女孩和她母親,在車子後排的哭聲。

“下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還是會一樣這麽做。不隻是我,任何一名警察都會這麽做的。”

我們為什麽需要警察?或許這名16歲少女的經曆,最有說服力—

“趕緊報警吧,這種事,還得找警察!”

砰!一聲槍響,劃破了山西長治大年初六的夜空,綁匪閆某宏應聲倒地。

幾秒鍾前,他還瘋狂地揮舞著血淋淋的菜刀,試圖跳到路邊的草叢逃跑。至此,這起持刀綁架案得以偵破。

事情要從春節假期最後一天說起:這一天,過年的氛圍仍然絲毫不減。胡某斌夫婦正在讀中學的女兒小茹,要去70公裏外的沁縣參加同學聚會,走的時候,她告訴爸媽,中午不回家吃飯。

臨近中午,胡某斌的手機突然響了。是女兒的來電。

“爸爸、媽媽,快救救我!倆叔叔要10萬元錢才肯放我回去!”電話那頭,女兒不斷啜泣。

“小茹,怎麽回事?” 胡某斌覺得,天已經塌下來了。

原來,小茹在村口等車時,為了節省時間,就打了一輛“黑車”,沒想到上車後,卻被兩個陌生男人綁架。10萬元贖金,這對於一個四線城市的普通家庭來說,近乎是個天文數字。胡某斌放下電話,而身邊的妻子早已癱坐在地,嚎啕大哭。

怎麽辦?家裏拿不出這麽多錢,但沒有錢,他們就再也見不到女兒了。

能報警嗎?他們擔心,一旦報警,綁匪就要撕票!胡某斌夫婦沒有想到,這種平日隻能在新聞裏、電視劇裏看到的不幸,居然降臨到自己小家庭的頭上。為了女兒,夫妻倆立刻給親戚朋友打電話,東拚西湊,才湊了7萬。

“借這麽多錢幹啥用?”一個親戚十分好奇。無奈,胡某斌唯有真情相告。

“這綁匪的話可萬萬不能相信啊,你把錢給他們,萬一人放不回來,不就人錢兩空了嗎?!”電話那頭,親戚急的聲音已經變調了。

“綁匪就是為了錢,給他們10萬,女兒安安全全回來就好!”胡某斌也急了,在電話裏吼了起來。

“趕緊報警吧,這種事,還得找警察!”

貓鼠遊戲開始:綁匪7次“變卦”

在經過反複的思想鬥爭,胡某斌夫婦鼓足勇氣,當天中午撥打了110。

一場生死追捕開始了——

長治市公安局接到報警後,市縣多警聯動快速出擊。通過調取視頻監控發現,小茹在路村鄉常村口乘坐一輛晉D5J690黑色起亞轎車,往北行駛。經查證,案發時,駕駛該車的人為閆某宏。辦案民警據此初步判定,閆某宏係此次綁架作案嫌疑人的可能性極大。

這真是一場“貓鼠遊戲”。

嫌疑人十分狡猾。他們把綁票用車的牌照摘了,還不斷給小茹的爸媽打電話,變換著接頭地點。如果你看過電影《解救吾先生》,就可以想象的到綁匪是如何奸詐。

一會兒說:“趕快把你們坐的車和準備好的錢,用手機拍張照片發過來!”一會兒又說:“你們把車開到長治至潞安集團公路交叉口的潞安金源加油站,交付贖金!”,一會兒進村莊,一會兒上公路。幾個小時裏,犯罪嫌疑人先後7次“變卦”。

而警察早已來到胡某斌夫妻身邊,指導他們通過電話與歹徒周旋,一邊追蹤確定綁匪的位置,一邊與後方同事銜接……

強攻:“這是一個最難的決定”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拖得越久,小茹越危險。

9個小時後,可疑車輛終於出現!在長治至太原高速路襄垣出口附近,翟樹斌發現了那輛“黑車”。

而警方發現了一個異動:“那時,通過電話裏的聲音,明顯感覺綁匪的情緒已經極不穩定,而錢是絕對不能給綁匪的,綁匪一旦拿到錢,就會挾持小茹逃竄甚至撕票!”現場指揮實施抓捕的屯留縣公安局副局長宋建清對中國長安網記者說。

怎麽辦?!

宋建清下了最後的決心:強攻!

但宋建清深知:這是最難做的一個決定,“在什麽地方、什麽時間實施強攻最合適?”

用合圍法。

換言之,就是把綁匪的車“夾”在中間。然後由一名警察跳下車,用最快速度將綁匪的車後門打開,將人質拽出車外。

那個跳下車的,正是翟樹斌。

“隻有一個想法,就是一定要把人質安全地救出來”

誰成想,小茹被控製在後座,雙手用綠色軟電線緊緊地綁在身前。

“紅了眼”的綁匪閆某宏,則抓起手邊的菜刀,向翟樹斌砍去。車內空間狹窄,翟樹斌死死護住小茹,用自己的身體,一次次地,抵擋歹徒瘋狂的砍殺。

跟翟樹斌一同上車的民警秦龍,回憶了那驚魂一刻:

“感覺對方好像手裏拿著什麽東西,朝我頭上揮了一下,並沒有覺得疼。翟隊長,隻是看見他從車裏出來後,頭上有血流出來。我是後來到了醫院後,才知道翟隊長的傷勢,比我想象的要嚴重的多。”

負責開車的另一名綁匪見狀,猛然加大油門,想奪路而逃。情急之下,刑偵大隊副大隊長董一民,直接開車從右側撞擊犯罪嫌疑人的車輛,逼停了他。綁匪打算棄車,剛開車門就被“撲倒”。

持刀刺人的綁匪閆某宏,此時竟跳出汽車,對著警察揮舞著血淋淋的菜刀,並快速逃竄。翟樹斌和秦龍的血,一滴一滴從菜刀上滴下來。這時,槍聲響起。

扣下扳機的,是屯留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宋勇。而他的戰友,刑偵大隊大隊長翟樹斌,看到綁匪被擊倒後,休克倒下。

“旁邊的同事看我頭上有血,就問我是不是受傷了。當時,我還以為是翟隊長的血,直到我感覺頭上有東西流到脖子裏,感覺像流汗一樣。”秦龍回憶。

小茹被成功解救,毫發未傷。

“他們都哭了”

“刀傷之多,刀刀見骨!” 一被架進急診室,襄垣人民醫院的主治醫師李東等,頓時驚呆了。

翟樹斌共中了12處刀傷,17根肌腱斷裂,鮮血,流滿了急診室門前十幾米的走廊。

而在送醫的路上,翟樹斌卻一再用微弱的聲音問:“小女孩受傷沒有,小女孩沒事吧?”

“那天晚上,得知翟隊長受傷後,好多同事都從家連夜趕到了醫院。看見身負重傷昏迷當中的翟隊長,他們都哭了。”秦龍回憶。

“幸虧冬天,翟隊長穿的是厚棉衣,如果當時穿的是單薄的衣服,如果其中有一刀致要害處,如果不是搶救及時……”翟樹斌的一個同事,哽咽著停了許久。

第二天上午十點,小茹和父母來到醫院,此時的翟樹斌還在昏迷中,小茹隔著重症監護室的玻璃看了很久……

六天後,終於,翟樹斌脫離了生命危險,和小茹有了遲到6天的擁抱,兩個人都哭了。


本文來源: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89483678887288422

Copyright © 2016 -Hilarious-Delicacy Momen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