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動態 BLOG

“廁所革命”的幕後 走近濟南最後的淘糞工

作者:Amber 时间:2017-12-07 11:05:10 標籤: 分類:

原標題:“廁所革命”的幕後 走近濟南最後的淘糞工

  4日淩晨,一淘糞工走在清理旱廁的路上。 記者郭堯 攝

  4日淩晨4點多,陳國瑞在上新街清理旱廁。

  很多旱廁在深巷內,清運車無法進入,隻能依靠人工肩扛手抬。本版照片均由記者郭堯 攝

  12月4日淩晨3點,33歲的陳國瑞準時出現在回民小區。他頭戴照燈,肩上是一根磨得溜光的扁擔。扁擔兩頭各有一個鐵桶,一根2米長的糞勺插在桶中。舀出糞水、裝桶、挑桶上肩……陳國瑞輕手輕腳地進出於小區內的幾個旱廁,重複著以上原始的肩挑手抬的淘糞工作。陳國瑞是濟南市城肥清運管理一處清除二隊的淘糞工。在全國“廁所革命”和濟南城市更新的背景下,陳國瑞他們或許將是最後的淘糞工了。

  “大學生淘糞工”

  4日淩晨,因為回民小區內有施工,清運車開不進去,陳國瑞等班組7人隻能一桶一桶地將糞水從深巷裏挑到小區路口裝車。味道刺鼻,他們沒皺一下眉頭,“冬天還好一點,夏天那個味兒才讓人受不了。”

  陳國瑞做淘糞工5年了,是班組裏最年輕的一個。1984年出生的他,是一線淘糞工裏為數不多的大學生之一。對於自己的淘糞之路,陳國瑞至今坦言“沒想到”――他不僅曾是名濟南大學的大學生,還應征入伍,有3年的特種兵經曆。2012年,他從部隊退伍後,報考了城肥清運,“考上後,才知道是淘糞工,如果說當時沒猶豫,那是假的。”

  工作中的陳國瑞並不多言,他隻是挑著鐵桶,來回穿梭在小巷中。淩晨3點50分,他們又來到上新街,陳國瑞熟門熟路地推開其中一處院門,輕輕地將鐵桶放在地上,“這個點兒,還都在睡覺。”他示意了一下。

  借著廁所裏微弱的光線,陳國瑞用糞勺將鐵桶裝滿,然後又用掃帚把糞坑周圍掃了一遍,挑起糞桶快步向停在巷口的清運車走去。同時,他回頭向記者叮囑了一句,“記得把門給關上。”

  “現在的樓房化糞池基本實現了機械化清運,但仍有很多家庭在使用旱廁,這些旱廁藏身在濟南老城區的深巷內,清運車根本開不進去,隻能依靠最原始的人工肩挑手抬。”陳國瑞工作間隙向記者介紹,城市旱廁的存在也讓淘糞工有存在的必要。

  在陳國瑞看來,髒點累點都不是事兒,“最怕的是那些不理解和異樣的眼光。”讓他至今不能忘懷的一件事是,剛參加工作沒多久,他參加同學聚會,有位女同學問他退伍後在哪兒上班,還沒等他開口回答,坐在一旁了解情況的室友就搶著說:“咱們這位特種兵,現在當上所長啦,是專淘大糞的廁所所長。”說起這些,陳國瑞頓了一下,“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你都不知道我當時的感受。”

  陳國瑞服役時曾是令人豔羨的特種兵,從特種兵到不願“見光”的淘糞工的身份轉變,這其中的心理曆程及個中滋味,的確隻有他自己知道。“剛參加工作時,也是在上新街淘糞,扁擔的鐵鉤斷了,糞撒了一地,濺了一身,我當時就把扁擔摔在地上,然後痛哭。”那個時候,社會上有很多對“大學生淘糞工”不解甚至取笑的聲音。

  “廁所革命”

  如今說起過往,陳國瑞顯得“雲淡風輕”了。每天從淩晨3點開始、7點收工,他們是城市夜色裏的行者,陳國瑞已習慣了這一切。何況遠的可說到時傳祥,近的可說到他們隊上班組裏的老大哥們,淘糞工自有其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每回當我想撂挑子不幹時,看看那些老前輩老班長頭發都白了,還挑著這麽重的糞桶,我就覺得很不應該。後來就轉過彎了,再髒再臭的活都要有人幹,其實淘糞工和特種兵一樣,都是為大家服務,一樣讓人驕傲。”少言的陳國瑞說起這些來,甚至有些動情。

  陳國瑞所在的清除二隊的隊長江興華,是一個有著37年淘糞工齡的老大哥。自1980年參加工作以來,他一直挑著扁擔和糞桶,穿梭在濟南的大街小巷裏。“兩個鐵桶裝滿糞便,得八九十斤。”江興華說,從深巷裏用肩膀將這糞桶挑著走出來,可不輕快,“挑一趟,短的幾十米,長的得有幾百米。”

  即使現在當了隊長,江興華也仍然工作在一線,“每個人少說也得挑十五六擔,一擔八九十斤,這麽算下來,一個人每天至少也得挑上千斤。”江興華掰著指頭數著,一年365天,不管刮風下雨,他們都照常出工。

  江興華是最能明顯感受到“廁所革命”的變化的,“現在隻是淩晨清挖,地點還比較分散。剛參加工作那會兒,我們白天也得幹,現在旱廁比較集中的地方,也就剩上新街和通惠街了……”現在陳國瑞和江興華所在的城肥一處承擔著市中區、槐蔭區1000餘個老城區家庭旱廁的清運任務,“隨著舊城改造和城市發展,旱廁越來越少了。”

  明顯的變化始自2014年前後。據統計,當時城肥一處負責的家庭旱廁數量有3000餘處,而今隻剩1000處左右。另外,城肥二處3年前所負責的家庭旱廁數量為2800餘處,而目前則為1070餘處。

  江興華和陳國瑞他們也都看了11月29日中央電視台《央視新聞》就“廁所革命”點讚濟南的報道。相比較旁人而言,他們就其中的感知和自豪更切實一些。

  “最後的淘糞工”

  相應地,家庭旱廁數量的減少,導致一線淘糞工的數量也隨之變化。江興華印象深刻,剛參加工作那會兒,他們同事有300多個,目前城肥一處現有一線挑糞工僅55人。城肥二處情況類似,3年前有58人,現在減到32個。

  最年輕的陳國瑞現在甚至有點“享受”這份工作了。“不少老住戶很放心地把院門鑰匙留給我們,在不打擾他們休息的情況下,也能把活幹了。”陳國瑞說,這代表的是信任和認同。

  來自家庭的認同更讓陳國瑞欣慰。以前他淘了一早上糞回家,撲上來要抱抱的孩子總喊他“臭爸爸”,這曾讓他尷尬的同時也有些擔心,“怕孩子的同學知道他有個淘糞工爸爸,嘲笑他或者說一些不好的話。”但是現在看來並沒有,前段時間,陳國瑞還被孩子的學校邀請去作了一次國旗下的演講,孩子們的反饋積極而熱烈,他放心了。

  現在除了老大哥們退休,幾乎再沒有新人加入。陳國瑞清醒地知道,隨著城市化進程加快,他們或許將是濟南最後的淘糞工。“很多人都說,我們是最後一代挑糞工,但就算失業了,挑糞都幹過,還有什麽幹不了?”陳國瑞他們想得很開。

  清晨6點,陳國瑞他們趕往最後一處清理點,林祥南街。空曠的馬路上陸續有了行人和車輛,路邊的早餐點也在熱氣騰騰中出攤了。城市的醒來,也預示著淘糞工們即將收工,陳國瑞挑著糞桶,依然是輕手輕腳地,經過小攤位,向清運車走去。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71207/53935295_0.shtml

Copyright © 2016 -Hilarious-Delicacy Momen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