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動態 BLOG

三團伙印刷銷售盜版圖書幾十萬冊 涉案金額2億餘元

作者:SHARON 时间:2018-05-17 14:21:11 標籤: 分類:

原標題:三團伙印刷銷售盜版圖書幾十萬冊 涉案金額2億餘元

圖①、圖②:盜版書倉庫一角圖 ③:庭審現場

盜版圖書,近乎瘋狂

4月11日,由全國「掃黃打非」辦、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國家版權局等中央五部委聯合掛牌督辦的「12·27」侵犯著作權案,在安徽省合肥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法院公開開庭審理。趙春輝、徐穎、王軍、謝瑞、周通、劉會軍等16名被告人出庭受審。

截至發稿,法院尚未作出判決。

克隆正版圖書

掃描排版印刷成書

4月11日的庭審過程中,出庭的公訴人通過證據展示,還原了多名被告人盜版圖書的犯罪過程。

現年35歲的河南省新蔡縣人趙春輝,初中文化程度,早在2003年便出來闖蕩江湖賣盜版書。十幾年間,雖也賣過正版書,但賣盜版書利潤更高、來錢容易,所以轉為以賣盜版書為主。2015年之後,他更是直接印製盜版書出售。他在網上找到想要盜版的圖書後,便讓排版公司掃描排版,再發給印刷廠印刷成書。

王軍,是主要幫趙春輝掃描排版盜版圖書的個體老闆。為招徠業務,他在許多網站和論壇上發佈消息,稱可以提供廣告設計,印刷服務。趙春輝看到信息後與王軍聯繫,雙方有了生意上的往來。

剛開始,王軍尚不清楚趙春輝是印刷盜版書,只是按照對方要求,幫其掃描圖書,排版成電子稿。後來知道了趙春輝是做盜版書,但在利益誘惑下,他並沒有收手,而是繼續幫着趙春輝掃描排版,直至案發。

每次掃描排版前,趙春輝或是將正版圖書寄給王軍,或是告訴王軍書名,讓他在網上購買該書的正版書。掃描排版後,趙春輝給王軍一個印刷廠QQ,王軍直接將製作好的電子版發給印刷廠。

王軍掃描排版是按書頁收費,書越厚,獲利也越多,一個星期左右可以掃描排版一本書。不管盜版還是正版,都不需要提供任何手續,「來者不拒」。王軍從幫趙春輝掃描排版盜版書中非法獲利40多萬元。

徐穎的華東印刷廠,是諸多幫趙春輝印盜版圖書的印刷廠中的一家,多次接受趙春輝的訂單。正版書印刷,按正常渠道,需要提供新聞出版部門開具的委託印刷單(簡稱委印單),由出版社申請,當地新聞出版部門備案。可是在徐穎的印刷廠里,印盜版書比印正版書還要簡單,根本不需要什麼委印單,給錢就印。印刷廠按照趙春輝的要求,讓印什麼書,就印什麼書。趙春輝找徐穎印刷的大多是小說類,如《夢裏花落知多少》《我一直在你觸手可及的地方》《白鹿原》等。徐穎共幫趙春輝印刷盜版圖書18.8萬本,非法獲利186萬元。

印刷、裝訂好後,印刷廠便打電話給送貨的物流運輸車,將盜版書打包裝運交付趙春輝。由於干盜版書的都不會告訴外人倉庫的位置,徐穎每次把物流運輸車喊來之後,便將趙春輝的電話號碼給駕駛員,讓駕駛員自己和他聯繫,到了月底,趙春輝再和印刷廠結賬。

租倉庫放盜版書

僱用多人物流收發

為存放盜版書,趙春輝在北京市通州區租了3個倉庫,倉庫里堆放了20萬冊左右的盜版書籍。同時,他還以每月三四千元的工資,僱用了王某等多名客服、打包人員。趙春輝作為老闆,負責聯繫買家和向物流公司結賬,王某等負責開車和配貨發貨,還有一些人員或搬書幹活,或負責接聽電話,在電腦上做些收發貨之類的表格及記賬等工作。

每當有買家訂貨,趙春輝會通過QQ把配貨單發送到倉庫的電腦上,王某等把配貨單子打印出來,根據配貨單上的內容配書打包,然後在包裹上編上號,送往物流發送出去。

配貨單是個表格,表格第一欄的內容是收件人的基本信息、發貨日期、收貨人電話號碼、物流公司名字。除此之外,還分「直發」和「聽電話」「代收」幾類收貨方式,其中「直發」的意思就是貨到了目的地後,收貨人可直接把貨提走,「聽電話」就是物流公司要收到發貨方的電話,同意放貨,收貨人才能收到貨;「代收」的意思是對方收貨人提貨時必須支付貨款,然後發貨方再去找物流公司要錢。

趙春輝有圖書批發零售的特許經營許可證,一般都是通過物流代收款,也有直接轉賬的,物流運到地方後,買家提貨的時候將錢付給物流公司,趙春輝定期跟物流公司結賬。

從2016年9月1日至2017年3月4日,趙春輝等共計銷售盜版圖書178.4萬餘冊。2017年3月16日,公安機關在北京市通州區趙春輝租用的一處倉庫內查獲盜版圖書8.8萬餘冊,在另一倉庫內查獲盜版圖書10.9萬餘冊。

網上開店

線上交易快遞運輸

據趙春輝、謝瑞、周通等供述,盜版行當每年也會悄悄地搞一個地下全國訂貨會,參會的都是干盜版的人。2015年初趙春輝參加該訂貨會時,發了不少名片,也認識了一些下線,比如安徽合肥的謝瑞。2015年至2016年,趙春輝賣給謝瑞的盜版圖書共計2.4萬餘冊。

謝瑞,2010年曾因犯銷售侵權複製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雖然受過懲處,但經不住盜版圖書巨大利益誘惑,他繼續操起買賣盜版書的生意。他在淘寶網上開了3家圖書專營店,對外宣稱都是正版圖書。他在河南和北京的圖書市場,通過非正規進貨渠道,低價購進盜版圖書,然後通過這些網店向外銷售。他經營的盜版圖書主要是兒童圖書、教輔類考試圖書和社科文藝類圖書,如《書蟲》《淘氣包馬小跳》《笑貓日記》《全國註冊會計師資格考試用書》等。

為銷售需要,謝瑞聘用了陶某等客服和打包人員,消費者從他的網店買書後,網店通過快遞將書發出,而購書款則是通過網上支付。

在合肥市新蚌埠路楊崗附近,有一個專門對外出租倉庫的地方,謝瑞在裏面租了一個倉庫,倉庫里除了大量盜版書,還配有打包機。

受過懲處的謝瑞深知銷售盜版書是違法犯罪行為。為掩人耳目,他在倉庫的貨架上放着一些正版圖書,若遇檢查,便拿正版書應付。不僅如此,每次發貨時,發貨人信息和地址填寫的都是虛假信息,如李老闆、王老闆等。2016年底,預感到情況不妙的謝瑞,到倉庫對幾個僱用的員工說:「這兩天公安查得緊,隨時都可能被發現,如果你們被帶走了,什麼都不要說,如果亂說,小心對你們自己及家人都不好。」並要他們把微信都刪了。

賣盜版有利可圖

線下買賣賺取差價

除趙春輝外,謝瑞進貨的另一個渠道,是河南的周通和微信名為「金太陽」的劉會軍。

周通原先在河南鄭州的古玩城裏蹬三輪車拉人,常在古玩城接活。周通供述,當時古玩城裏有許多賣盜版書的攤販,他便去問有沒有便宜書,賣家也不避諱。第一次,他買了幾百元錢的書,擺地攤賣掉了。後來,他了解到一個地下圖書交流訂貨會正在召開,專程去了兩三次,拿了一些名片,慢慢摸清了門路,建起了自己的關係網。

而劉會軍原先在鄭州市一個工廠上班,後來買了一輛麵包車跑黑出租,接觸到有人買賣盜版書,他就幫着拉拉貨。慢慢的,他摸清了進貨渠道,偷偷記了幾個客戶的電話號碼後,自己也做起了買賣盜版圖書的生意。

兩人所賣盜版書的價格,一般是在進價基礎上每本增加5角到1元錢。有客戶要折扣,就以正版書的碼價乘以折扣給對方報價。兩人賣給謝瑞的,大多是考試用書,如《全國二級建造師資格考試用書》《全國註冊會計師資格考試用書》《全國衛生資格考試用書護士》等,均為盜版圖書。

謝瑞從這兩人處購買圖書的方式相同,事先將需要購買的圖書名稱、數量等相關信息告訴對方,對方通過專線班車運到合肥,然後貨車司機跟謝電話聯繫,謝再去提貨結賬。謝還與劉約定,三天不相互聯繫,就表示可能出事了。

經查,周通出售給謝瑞「會計」「建築」類考試輔導資料等盜版圖書共計1.7萬餘冊;劉會軍出售給謝瑞「註冊會計師」「二級建造師」考試類盜版圖書共計1.1萬餘冊。

立案偵查

大數據協助破案

2016年11月,安徽省肥西縣公安局接到舉報稱:某網上圖書專營店涉嫌銷售盜版圖書。接到報警後,肥西縣公安局立即開展調查。

2017年1月6日,偵查機關在合肥市廬陽區郵政局查獲謝瑞賣出後被退回的《查理九世系列》盜版圖書875冊。經深入調查發現,謝瑞有經營盜版圖書前科。

在掌握了謝瑞團伙的人員結構和倉庫位置後,2017年1月13日,偵查機關在阿里巴巴大數據技術協助下,對謝瑞團伙統一收網,將謝瑞等8名犯罪嫌疑人抓獲,並搗毀倉庫2處,扣押《淘氣包馬小跳》《大中華尋寶》等盜版圖書80餘種、5萬餘冊,扣押碼洋100餘萬元。

經查證,從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謝瑞的三家圖書專營店分別銷售盜版圖書23.8萬餘冊、26.4萬餘冊、8.6萬餘冊。

在辦理謝瑞案件過程中,偵查人員發現這些盜版圖書主要來源於北京和河南鄭州,由此牽出了趙春輝等人涉嫌侵犯著作權一案。2017年2月22日,偵查人員趕赴北京,經過近20天艱苦尋查,發現了趙春輝位於北京通州的3處倉庫。趙春輝落網後,從趙春輝被搗毀倉庫里,偵查人員扣押盜版圖書154種20餘萬冊,碼洋600餘萬元。

接着,偵查人員又先後抓獲了徐穎、王軍。謝瑞的另兩個上家周通、劉會軍也相繼被抓獲。

該案共打掉線上、線下3個犯罪團伙,搗毀倉庫4處,扣押盜版圖書200餘種25萬餘冊,涉案金額2億餘元。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80517/58333020_0.shtml

Copyright © 2016 -Hilarious-Delicacy Moment- All Rights Reserved.